幾天前,海口現代花園二期2棟7樓某住戶家陽台出現火情,接到業主求助後,物業值班員迅速趕到業主家,與業主一起控製住火情並最終撲滅。經現場勘察,陽台的火災由樓上拋下的未熄滅的煙頭引發。高空拋物現象曾被稱為“懸在城市上空的痛”,這一威脅人們“頭頂安全”的社會問題無數次引發熱議。


天降煙頭引火災

“高空拋物”令樓下業主頭疼


一個煙頭,險些毀了一個家,對樓上住戶也存在較大的威脅。現代花園這次火情,再次刺激到小區住戶們的神經。


“已經記不清物業是第幾次發布‘溫馨提示’了。”現代花園一位業主無奈地向記者表示,他家樓層位置較低,衛生紙、食物殘渣、煙頭等早已成了陽台上的“常客”。但是對於小區保潔員來說,則避無可避。一位保潔員說,最讓她惡心的是,還有住戶連大便都要用紙或塑料袋包住,從樓上往下丟,始作俑者究竟出於什麽樣的心理,著實讓人費解。


小區高空拋物普遍

物業:缺乏有效管理辦法


有數據表明:一個30克的雞蛋從4樓拋下來就會讓人起腫包;從8樓拋下來就可以讓人頭皮破損;從18樓高甩下來就可以砸破行人的頭骨;從25樓拋下可致人當場死亡。


一個拇指大的小石塊,在4樓拋下時可能傷人頭皮,而在25樓甩下時可能會讓路人當場送命,因為從上而下的力度會變得很大。空啤酒瓶在18樓和25樓的高度拋下,均可造成致命傷害。一個4厘米的鐵釘在18樓甩下時,可能會插入行人的腦中。


據記者了解,小區高空拋物現象普遍存在。4月17日晚上9時許,在海口皇家花園小區散步的吳女士遭遇天降橫禍,被不知名的高空拋物砸中頭部後,頓時頭破血流。


今年春節期間,海口錦地翰城二期一樓住戶陽台衣物起火,初步懷疑是由於樓上丟煙頭所致。


無論是極其惡心的垃圾,還是足以致命的高空“轟炸”,高空拋物無不令人痛恨。但是對於這類頑疾,多家物業表示,缺乏有效管理辦法。


溫馨提示加警告

協會鼓勵物業積極取證


對於高空拋物險些引起火災一事,現代物業工作人員也表示極為無奈,“抓不到始作俑者,秋霞网隻能多加呼籲、宣傳,挨家挨戶走訪,告知。”該工作人員稱,他們已經幾乎用盡了各種能用的辦法,在一段時間內有所收斂,但仍難以徹底消除。


 “物業作為小區的‘管家’,最多隻是一個服務者,對業主的一些行為沒有處罰權。”記者從海南省物業協會了解到,對於高空拋物,他們也沒有直接有效的辦法。“首先,在確保業主隱私不受侵犯的前提下,物業可動用監控設備。”協會工作人員表示,若找到始作俑者後,物業要明確告知其法律責任和道德規範,一般來說,正常人被人說幾次,應該就不好意思了。但是對於一些屢教不改的,物業可以報警,或者把情況反映到轄區街道辦,由政府機關,對其作行政處罰。


協會工作人員最後強調,由於高空拋物對其他業主人身財產安全造成損失的,物業在積極協助受害業主取證,通過法律途徑維權的同時,也要承擔相應連帶責任。


律師:可追刑責

現行法律有助住戶互相監督


高樓拋擲物、墜物致人損害是指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或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侵權行為。


海南大弘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長征說,人們從樓上往下扔東西造成路人受傷或死亡,這種結果往往是由於肇事者應當預見但沒有預見,或者能夠預見但過於自信造成的。


如果高空拋物造成嚴重後果的應追究肇事者的刑事責任。肇事者有可能被判過失致人重傷罪或過失致人死亡罪。


在民事責任上,假如找不到責任人,則推定所有住戶都有“拋物”的可能,應由所有住戶一起賠償,除非住戶能舉證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劉長征說,這種看似不合理的法律規定,實則是在最大限度上保護了受害者的權利,這應是侵權責任法規定這條的立法本意,也有助於住戶之間互相監督。


他山之石


香港:

特別任務隊,偵查高空擲物


據報道,香港等地早就在各棟大樓的不同位置裝設俗稱“天眼”的高空擲物監控係統,而此方法也被業內人士認為是最有效遏製高空拋物的辦法。


香港特區政府房屋署於2003年成立了“偵查高空擲物特別任務隊”,聘請3名警察在不同案發地點巡邏及部署。房屋署還購置了“數碼監察係統”和“高空擲物監察係統”,安放在不同屋村的隱蔽位置。據新華社報道,“偵查屋村高空擲物特別任務隊”成立18個月以來,偵測到12宗高空擲物事件,其中最嚴重的個案涉及1名居民從單位露台擲下3個玻璃杯,該居民被判入獄4個月。


 新加坡:

 肇事者要坐牢,房子被強行收購


 新加坡的相關法律更加嚴厲,對高空擲物行為予以明確法律認定,隻要對公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構成潛在威脅的行為,都必須予以約束和管製。新加坡有關部門還專門製定了相關法規,高樓拋物肇事者不僅要坐牢、罰款,而且根據情節的輕重,國家建屋局還可按原來的售房價格,或建屋局規定的價格強行收購肇事家庭的住宅。


新加坡一些小區在業主入住時,要求業主必須簽字保證不做破壞環境的事,並遵守“第一次警告、第二次責令搬走”的規定。曾有3戶人家從高空拋下了1個玻璃酒瓶、1個榴蓮殼、1個塑膠容器和3個玻璃杯,被人告發後,他們分別被判坐牢18個星期、1個星期和3個星期。他們出獄時又接到通知:新加坡國家建屋局以低於市場價格強行收購了他們的住房,並限令其在月底前搬出住房。


成都市物業管理協會成功申報我市培育發展社會組織專項資金扶持項目
物業服務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在京召開

上一篇:

下一篇:

案例 | 高空煙頭致小區著火,律師:性質嚴重可追究刑責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